Tuesday,December-12th
 


括異志

《括異志》,宋張師正著。十卷。多記朝野人物奇聞異事,內容多屬命運天定,善惡有報之類。《郡齋讀書志》卷一三著錄十卷,二百五十篇,魏泰為之序。《宋史?藝文志》亦著錄。今傳《四部叢書刊續編》本十卷,為明正德時人虞山逸民俞洪重依宋本抄錄,無魏序,僅存一百三十三篇。另《說郛》涵芬樓本卷四四與宛委山堂本一一六各載《括異志》七則,互不相同,均有明抄本未載之佚文。

  張師正(1016-?),字不疑。襄國(今河北邢台)人。進士及第,換遙郡防禦使。嘉祐中,知宜州。治平初,為荊南鈐轄。三年(1066),為辰州師。熙寧十年(1077),為鼎州帥。師正與魏泰、文瑩等有交往。著有《倦游雜錄》八卷,今存一卷;《括異志》十卷。(以上按《中國文學大辭典》,上海辭書出版社,2000年及《中國文學家大辭典?宋代卷》,中華書局,2004年)

  是次錄文,據白话文、許德楠點校之《括異志》(中華書局,1996年)。該書是以《四部叢書》本為底本,以清鈔本及正德本,與及現存《永樂大典》中所錄各則參校,並從《說郛》本輯入佚文七則。為省篇幅,網絡版暫不出校記,但個別字及輯佚部分則據校語及收於《宋元筆記小說大觀》(上海古籍出版社,2001年)一書之《括異志》有所補訂。

阅读全文>>

 

魑魅魍魉

魑魅:古代传说中山泽的鬼怪。《左传文公十八年》有“投诸四裔,以御魑魅”的记载,杜预注曰:魑魅,山林异气所生,为人害者。(《辞海》P211)
换句话说,魑魅就是鬼怪——《邪樱》中的妖精应该也算是“魑魅”了。但是,有朋友可能马上会想到无定乡八老中的“刀四”,这个家伙虽然还没怎么露面,却大约不会是山里河里的,所以,刀四不是“魑魅”。
那刀四是什么?
或许应该说,刀四是“魅”,不是“魑魅”。因为《说文》中明明白白地写着,“鬽,老物精也”。《周礼》又说,“以夏日至,致地示鬽”,郑玄注:“百物之神曰鬽。”也就是说,“鬽”,是百物之精灵。
而“魑”这种东西,则比“魅”要复杂一点。
《辞海》中解释,魑,是一种无角的龙——这让我一下子就想起了腾蛟真人,但腾蛟真人是有翅膀的,恐怕不能算——可《说文》中又说,“魑,若龙而黄”。既然“若龙”,那就不是龙了。
于是,又有人注解,魑是一种兽形的山神,郑玄则干脆说了这么一句:“魑,猛兽也。”
但魑是一种像龙的东西总不会有错,在对“彲”的解释中,有《史记》可以为证,《史记齐太公世家》中有一句“……非龙非彲”。
我私下里估计,这“非龙非彲”的,肯定就是腾蛟真人了。
说完了“魑魅”,那就该说说“魍魉”了。
“魍魉”除了写法多一点之外,含义也不算少。
它既可以指“影子外层的淡影”,也可以指“渺茫无所依的样子”,前者在《庄子》里还有个寓言,甚至斑固在他的《幽通赋》中也有提及。(参照《王力古汉语字典》P1739)
至于后者,《淮南子览冥训》中有个我很喜欢的句子:“浮游,不知所求;魍魉,不知所往”。
当然,我更重视的应该是和神仙鬼怪牵扯着的东西。
魍魉,严格地说,是“山精”,是“木石之怪”。《国语鲁语下》说,“木石之怪曰夔(音魁)、罔两。”
“夔”这种东西到底是怎么回事再说,至少“罔两”已经有了下落——罔两——魍魉者,绣山万藤相思子,花七是也。
说到这里,忽然想起来那一句天下大势分久必合,好吧,接着该说“魑魅魍魉”了。
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有的“魑魅魍魉”这个说法?我琢磨了好久,不得要领。
直到有一天去乱翻那本为《邪樱》预备下的“妖精大全”:《古本山海经图说》的时候我才恍然大悟,前言中马昌仪引了《左传》——这大约是我能找到的有关“魑魅魍魉”的最早出处了。
《左传宣公三年》:
昔夏之方有德也。远方图物,贡金九牧,铸鼎象物,百物而为之备,使民知神奸;故民入川泽山林,不逢不若,魑魅魍魉,莫能逢之。用能协于上下,以承天休。

阅读全文>>

 

林富士:《太平经》的神仙观念

林富士:《太平经》的神仙观念

论文名: 《太平經》的神仙觀念

作者: 林富士

关键词: 太平經,神仙,仙界,道教,天

论文级别: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

论文摘要: 本文主旨在於探討《太平經》對於神仙和仙界的界定,對於成仙條件和成仙方法的論述,並分析這種神仙觀念所呈現的特色。根據《太平經》的說法,神仙意指長生不死之人,並擁有各種神異的能力,如:變化形容、尸解、役使鬼神、飛行自如、無所不知、助致太平等。同時,神仙可以在仙界居住,並擔任「天廷」的官史。不過,神仙並非無所不能,他們之間有品階與等級的高下,而且是在一個官僚機構的管轄之下,並臣屬於天(天君)。倘若犯錯或觸犯天廷的律法,會受到責罰,甚至會被貶謫到人間。然而,《太平經》仍然強調,神仙是每個人應該追求的終極目標。至於成仙的條件與方法,《太平經》認為,神仙在未出生之前,便已經擁有成仙的「天命」,名字早已著錄在「仙籍」之中。這樣的人出生之後,自然票性善良,天資聰穎。不過,若要成仙,仍必須學習各種「仙法」,包括:一、服用仙方與藥物;二、採行辟穀與服食之道;三、修習守-與思神之法;四、吞服丹書與天符;五、治樂與舉樂;六、施行善政以興太平;七、積極行善,積功累德等。只要功德圓滿,年資具足,再加上天界神靈、仙人的保舉,便能得道成仙。這樣的神仙觀念,有四個特質特別值得留意。首先,在成仙的條件與限制方面,《太平經》有非常濃厚的命定論以及精英主義的色彩。基本上,只有極少數帶有「天命」的人才有機會成仙。不過,即使不帶天命,只要努力行善,仍有機會成為仙界的一員。人的自由意志和自我抉擇還是最具關鍵性。其次,學道求仙主要是個體的活動,所追求的基本上是修道者個人生死與壽夭的徹底解脫,能否成仙也繫於個人的條件及修煉。不過,《太平經》也宣稱,人可以透過「共修」而集體成仙。因此,《太平經》在論述個人救贖的同時,仍帶有傳統中國家族主義的色彩以及對於「生命共同體」的強調。再者,《太平經》的神仙觀念還同時具有「入世」和「出世」兩種互斥的傾向。《太平經》的仙界和人間緊密相連、重疊:仙界的物質生活和政治體制大致是人間的翻版。而且,修道者成仙的主要方法就是要在人間遵循世俗的道德和法律規範,甚至要積極的參與政治,治理國家。不過,《太平經》也強調,至少有部分神仙不再涉及凡塵之事。此外,《太平經》雖然主張人應以成仙做為生命的終極目標,不過,此書仍然指出,神仙並非完美無缺的至善之物。換句話說,《太平經》仍然強調人的不完美性及其成就的極限性。總之,《太平經》成功的整合了善惡報應論、儒家習經與師傳的傳統以及各種神仙方術,開創出一套具有系統性的神仙理論。而這一套理論,似乎成為六朝時期葛洪及陶弘景等人在建構道教義理時的重要基礎。

阅读全文>>

 

人間之魅──漢唐之間「精魅」故事析論

人間之魅──漢唐之間「精魅」故事析論

林富士

  中國傳統社會所認知或建構的「鬼神世界」(或是所謂的「超自然世界」)中,除了有大家所習知的「天神」、「地祇」、「人鬼」之外,其實還有所謂的「魅」。而透過相關「語詞」的分析,我們發現,中國傳統社會對於「魅」的種種認知和觀念,基本上在先秦時期便已萌芽,到了兩漢時期,則更形成熟。三組最基本的概念和詞彙,亦即「魑魅」、「鬼魅」和「精魅」(老魅、物魅),也在這個時...

阅读全文>>

 
 

Links: BaiDu | GooGle | BING | webQQ | iFeng | SkyCN | 360 | TuDou | PcOnLine | Wikipedia | GuoXue | PKU | eshukan | ZGwww | 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