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day,April-11th
 

叶法善与叶静能

太平广记中有这两个人的事迹:

叶静能  

 唐汝阳王好饮,终日不乱。客有至者,莫不留连旦夕。时术士叶静能常过焉,王强之酒,不可,曰:“某有一生徒,酒量可为王饮客矣。然虽侏儒,亦有过人者。明日使谒王,王试与之言也。”明旦,有投刺曰:“道士常持蒲。”王引入,长二尺。既坐,谈胚浑至道,次三皇五帝、历代兴亡、天时人事、经传子史,历历如指诸掌焉。王呿口不能对。既而以王意未洽,更咨话浅近谐戏之事,王则欢然。谓曰:“观师风度,亦常饮酒乎?”持蒲曰:“唯所命耳。”王即令左右行酒。已数巡,持蒲曰:“此不足为饮也,请移大器中,与王自挹而饮之,量止则已,不亦乐乎?”王又如其言。命醇酹数石,置大斛中,以巨觥取而饮之。王饮中醺然,而持蒲固不扰,风韵转高。良久,忽谓王曰:“某止此一杯,醉矣。”王曰:“观师量殊未可足,请更进之。”持蒲曰:“王不知度量有限乎?何必见强。”乃复尽一杯,忽倒,视之则一大酒榼,受五斗焉。(《太平广记》卷七二)
叶法善比较有名,唐书卷191有传:
 
道士叶法善,括州括苍县人。自曾祖三代为道士,皆有摄养占卜之术。法善少传符箓,尤能厌劾鬼神。显庆中,高宗闻其名,征诣京师,将加爵位,固辞不受。求为道士,因留在内道场,供待甚厚。时高宗令广征诸方道术之士,合炼黄白。法善上言:“金丹难就,徒费财物,有亏政理,请核其真伪。”帝然其言,因令法善试之,由是乃出九十馀人,因一切罢之。法善又尝于东都凌空观设坛醮祭,城中士女竞往观之。俄顷数十人自投火中,观者大惊,救之而免。法善曰:“此皆魅病,为吾法所摄耳。”问之果然。法善悉为禁劾,其病乃愈。

  法善自高宗、则天、中宗历五十年,常往来名山,数召入禁中,尽礼问道。然排挤佛法,议者或讥其向背。以其术高,终莫之测。
  睿宗即位,称法善有冥助之力。先天二年,拜鸿胪卿,封越国公,仍依旧为道士,止于京师之景龙观,又赠其父为歙州刺史。当时尊宠,莫与为比。
  法善生于隋大业之丙子,死于开元之庚子,凡一百七岁。八年卒。诏曰:
  故道士鸿胪卿、员外置、越国公叶法善,天真精密,妙理玄畅,包括秘要,发挥灵符,固以冥默难源,希夷罕测。而情栖蓬阆,迹混朝伍,保黄冠而不杖,加紫绶而非荣,卓尔孤秀,冷然独往。胜气绝俗,贞风无尘,金骨外耸,珠光内应。斯乃体应中仙,名升上德。朕当听政之暇,屡询至道;公以理国之法,数奏昌言。谋参隐讽,事宣弘益。叹徽音之未泯,悲形解之俄留,曾莫慭遗,歼良奄及。永惟平昔,感怆于怀,宜申礼命,式旌泉壤。可赠越州都督。
  僧玄奘,姓陈氏,洛州偃师人。大业末出家,博涉经论。尝谓翻译者多有讹谬,故就西域,广求异本以参验之。贞观初,随商人往游西域。玄奘既辩博出群,所在必为讲释论难,蕃人远近咸尊伏之。在西域十七年,经百馀国,悉解其国之语,仍采其山川谣俗,土地所有,撰《西域记》十二卷。贞观十九年,归至京师。太宗见之,大悦,与之谈论。于是诏将梵本六百五十七部于弘福寺翻译,仍敕右仆射房玄龄、太子左庶子许敬宗,广召硕学沙门五十馀人,相助整比。
  高宗在宫,为文德太后追福,造慈恩寺及翻经院,内出大幡,敕《九部乐》及京城诸寺幡盖众伎,送玄奘及所翻经像、诸高僧等入住慈恩寺。显庆元年,高宗又令左仆射于志宁、侍中许敬宗、中书令来济、李义府、杜正伦、黄门侍郎薛元超等,共润色玄奘所定之经,国子博士范义硕、太子洗马郭瑜、弘文馆学士高若思等,助加翻译。凡成七十五部。奏上之。后以京城人众竞来礼谒,玄奘乃奏请逐静翻译,敕乃移于宜君山故玉华宫。六年卒,时年五十六,归葬于白鹿原,士女送葬者数万人。
  僧神秀,姓李氏,汴州尉氏人。少遍览经史,隋末出家为僧。后遇蕲州双峰山东山寺僧弘忍,以坐禅为业,乃叹伏曰:“此真吾师也。”便往事弘忍,专以樵汲自役,以求其道。
  昔后魏末,有僧达摩者,本天竺王子,以护国出家,入南海,得禅宗妙法,云自释迦相传,有衣钵为记,世相付授。达摩赍衣钵航海而来,至梁,诣武帝。帝问以有为之事,达摩不说。乃之魏,隐于嵩山少林寺,遇毒而卒。其年,魏使宋云于葱岭回,见之,门徒发其墓,但有衣履而已。达摩传慧可,慧可尝断其左臂,以求其法,慧可传璨,璨传道信,道信传弘忍。
  弘忍姓周氏,黄梅人。初,弘忍与道信并住东山寺,故谓其法为东山法门。神秀既师事弘忍,弘忍深器异之,谓曰:“吾度人多矣,至于悬解圆照,无先汝者。”
  弘忍以咸亨五年卒,神秀乃往荆州,居于当阳山。则天闻其名,追赴都,肩舆上殿,亲加跪礼,敕当阳山置度门寺以旌其德。时王公已下及京都士庶,闻风争来谒见,望尘拜伏,日以万数。中宗即位,尤加敬异。中书舍人张说尝问道,执弟子之礼,退谓人曰:“禅师身长八尺,庞眉秀耳,威德巍巍,王霸之器也。”
  初,神秀同学僧慧能者,新州人也。与神秀行业相埒。弘忍卒后,慧能住韶州广果寺。韶州山中,旧多虎豹,一朝尽去,远近惊叹,咸归伏焉。神秀尝奏则天,请追慧能赴都,慧能固辞。神秀又自作书重邀之,慧能谓使者曰:“吾形貌短陋,北土见之,恐不敬吾法。又先师以吾南中有缘,亦不可违也。”竟不度岭而死。天下乃散传其道,谓神秀为北宗,慧能为南宗。
  神秀以神龙二年卒,士庶皆来送葬。有诏赐谥曰“大通禅师”。又于相王旧宅置报恩寺,岐王范、张说及征士卢鸿一皆为其碑文。神秀卒后,弟子普寂、义福,并为时人所重。
  普寂姓冯氏,蒲州河东人也。年少时遍寻高僧,以学经律。时神秀在荆州玉泉寺,普寂乃往师事,凡六年,神秀奇之,尽以其道授焉。久视中,则天召神秀至东都,神秀因荐普寂,乃度为僧。及神秀卒,天下好释氏者咸师事之。中宗闻其高年,特下制令普寂代神秀统其法众。
  开元十三年,敕普寂于都城居止。时王公士庶,竞来礼谒。普寂严重少言,来者难见其和悦之容,远近尤以此重之。二十七年,终于都城兴唐寺,年八十九。时都城士庶曾谒者,皆制弟子之服。有制赐号为“大照禅师”。及葬,河南尹裴宽及其妻子,并衰麻列于门徒之次,士庶倾城哭送,闾里为之空焉。
  义福姓姜氏,潞州铜鞮人。初止蓝田化感寺,处方丈之室,凡二十馀年,未尝出宇之外。后隶京城慈恩寺。开元十一年,从驾往东都,途经蒲、虢二州,刺史及官吏士女,皆赍幡花迎之,所在途路充塞。以二十年卒,有制赐号“大智禅师”。葬于伊阙之北,送葬者数万人。中书侍郎严挺之为制碑文。
  神秀,禅门之杰,虽有禅行,得帝王重之,而未尝聚徒开堂传法。至弟子普寂,始于都城传教,二十馀年,人皆仰之。
  僧一行,姓张氏,先名遂,魏州昌乐人,襄州都督、郯国公公谨之孙也。父擅,武功令。
  一行少聪敏,博览经史,尤精历象、阴阳、五行之学。时道士尹崇博学先达,素多坟籍。一行诣崇,借扬雄《太玄经》,将归读之。数日,复诣崇,还其书。崇曰:“此书意指稍深,吾寻之积年,尚不能晓,吾子试更研求,何遽见还也?”一行曰:“究其义矣。”因出所撰《大衍玄图》及《义决》一卷以示崇。崇大惊,因与一行谈其奥赜,甚嗟伏之。谓人曰:“此后生颜子也。”一行由是大知名。武三思慕其学行,就请与结交,一行逃匿以避之。寻出家为僧,隐于嵩山,师事沙门普寂。睿宗即位,敕东都留守韦安石以礼征。一行固辞以疾,不应命。后步往荆州当阳山,依沙门悟真以习梵律。
  开元五年,玄宗令其族叔礼部郎中洽赍敕书就荆州强起之。一行至京,置于光太殿,数就之,访以安国抚人之道,言皆切直,无有所隐。开元十年,永穆公主出降,敕有司优厚发遣,依太平公主故事。一行以为高宗末年,唯有一女,所以特加其礼。又太平骄僭,竟以得罪,不应引以为例。上纳其言,遽追敕不行,但依常礼。其谏诤皆此类也。
  一行尤明著述,撰《大衍论》三卷,《摄调伏藏》十卷,《天一太一经》及《太一局遁甲经》、《释氏系录》各一卷。时《麟德历经》推步渐疏,敕一行考前代诸家历法,改撰新历,又令率府长史梁令瓒等与工人创造黄道游仪,以考七曜行度,互相证明。于是一行推《周易》大衍之数,立衍以应之,改撰《开元大衍历经》。至十五年卒,年四十五,赐谥曰“大慧禅师”。
  初,一行从祖东台舍人太素,撰《后魏书》一百卷,其《天文志》未成,一行续而成之。上为一行制碑文,亲书于石,出内库钱五十万,为起塔于铜人之原。明年,幸温汤,过其塔前,又驻骑徘徊,令品官就塔以告其出豫之意;更赐绢五十匹,以莳塔前松柏焉。
  初,一行求访师资,以穷大衍,至天台山国清寺,见一院,古松十数,门有流水。一行立于门屏间,闻院僧于庭布算声,而谓其徒曰:“今日当有弟子自远求吾算法,已合到门,岂无人导达也?”即除一算。又谓曰:“门前水当却西流,弟子亦至。”一行承其言而趋入,稽首请法,尽受其术焉,而门前水果却西流。道士邢和璞尝谓尹愔曰:“一行其圣人乎?汉之洛下闳造历,云:‘后八百岁当差一日,必有圣人正之。’今年期毕矣,而一行造《大衍》正其差谬,则洛下闳之言,信矣!非圣人而何?
  时又有黄州僧泓者,善葬法。每行视山原,即为之图,张说深信重之。
  桑道茂者,大历中游京师,善太一遁甲五行灾异之说,言事无不中。代宗召之禁中,待诏翰林。建中初,神策军修奉天城,道茂请高其垣墙,大为制度,德宗不之省。及朱泚之乱,帝苍卒出幸,至奉天,方思道茂之言。时道茂已卒,命祭之。
  赞曰:术数之精,事必前知。粲如垂象,变告无疑。怪诞之夫,诬罔蓍龟。致彼庸妄,幸时艰危。

太平广记也有事迹:

  叶法善
   唐玄宗于正月望夜,上阳宫大陈影灯,设庭燎,自禁门望殿门,皆设蜡炬,连属不绝,洞照宫室,荧煌如昼。时尚方都匠毛顺心多巧思,结构缯采,为灯楼二十间,高百五十尺,悬以珠玉金银,每微风一至,锵然成韵,仍以灯为龙凤虎豹腾跃之状,似非人力。有道士叶法善在圣真观,上促命召来。既至,潜引法善观于楼下,人莫知者。法善谓上曰:"影灯之盛,天下固无与比,惟凉州信为亚匹。"上曰:"师顷尝游乎?"法善曰:"适自彼来,便蒙召。"上异其言,曰:"今欲一往,得否?"法善曰:"此易耳。"于是令上闭目,约曰:"必不得妄视,若有所视,必当惊骇。"上依其言,闭目距跃,身在霄汉,已而足及地。法善曰:"可以观览。"既视,灯烛连亘十数里,车马骈阗,士女纷杂,上称其善。久之,法善曰:"观览毕,可回矣。"复闭目,与法善腾虚而上,俄顷还故处,而楼下歌吹犹来终。法善至西凉州,将铁如意质酒肆。异日,上命中官托以他事使凉州,因求如意以还。法善又尝引上游于月宫,因聆其天乐,上自晓音律,默记其曲,而归传之,遂为霓裳羽衣曲。法善生隋大业丙子,终于开元壬申,凡一百七十年矣。宁州有人,卧疾连年,求法善飞符以制之。令于居宅井南七步掘约五尺许,得一古曲几,几上有十八字歌曰:"岁年永悲,羽翼殆归。哀哉罹殃苦,令我不得飞。"疾者遂愈。案孔怿会稽记云,葛玄得仙后,几遂化为三足兽。至今上虞人往往于山中见此案几,盖欲飞腾之兆也。《金陵六朝记》曰:"吴帝赤乌七年八月十七日,葛玄于方山上得道,白日升天。至今有煮药铛,山有洗药池,见在。又白仲都,葛玄弟子,亦白日升天。至今祠坛见在白都山下。又姚光亦葛玄弟子,自言得为火仙,吴大帝积薪焚之,光安坐火中,手阅素书一。法善尽传符箓,尤能厌鬼神。先是高宗曾检校诸术士黄白之法,遂出九十余人,曾于东都凌空观设坛醮,士女往观之,俄有数十人自投火中,人大惊,师曰:"皆鬼魅,吾法摄之也。"卒谥越国公。(出《广德神异录》)

因为时间仓促,也没有时间细细考证是否就是一人。暂存疑

游卯山:一代天师—叶法善
 

  文/楼明贤

  秋日的一天,馨风拂熙,层林尽染。我与朋友仨专程从县城出发,到达昔日繁华之地——古市去游玩,再往东行不远处即到了千古名山——卯山。卯山山不高,形似扑镬。山青水秀,风光旖旎。山腰有座俭公祠,古朴典雅。我们拾级而上,过弯弯曲曲的山路,就到了永宁观天师殿遗址。当年富丽堂皇,雄伟壮观,道气森森,仙乐飘飘的景象不见了。如今是杂草丛生,断壁残垣,一片衰败景象,一股荒凉之气向我们袭来。大唐年间道士叶法善修炼之处就在这里,真是感慨万千。

  叶法善(616—720),字道元,一字太素,松阳人。祖宗四代皆为道士。一天,方士叶慧明的夫人刘氏娩出一子。父亲给他取名为法善。民间对法善出生作了一翻渲染。他从小与众不同,仙风道骨,喜爱学法、炼丹术,到处拜师学艺。功夫不负有心人。他碰见过神人相助,传给他天书,又得神剑一把,故法力无边。他把学到的本事毫无保留地用于济世救人。他云游四方,曾到过天涯海角——海南,名扬四海绩辉煌。因叶真人有奇术,善符咒,故有人推荐给唐玄宗李隆基,皇上宣召求见,欲委以重任,称为尊师。法善借故推辞,不求功名利禄。他力主皇上崇尚道教,深受皇上嚣重,成为皇帝的宗教顾问之一。他常驻长安景龙观,便于皇上召见。凡遇国家大事,皇上必请叶真人预测,且多有应验。当时吐蕃(今西藏)与大唐关系紧张,箭拨驽张。吐蕃王仿效荆轲 图穷匕首见的做法派特使前往唐都晋见皇帝,进宝献图。蕃使说:“请陛下自已开匣,免得他人知道。”百官默然,唯独法善极力劝阻说:“皇上,这是凶函,请不要打开,叫蕃使自己开。”结果函中暗箭齐发,蕃使自毙,果真应验叶真人预言。玄宗大喜。唐、吐关系由于法善从中斡旋,化干戈为玉帛,多年来边境太平无事,有力地促进边疆人民的休养生息。

  有一次,玄宗也跟前辈一样欲求长生不老仙丹,请法善炼制。法善对皇上说:“陛下,长生不老丹是没有的,白白浪费财物。”说明法善敢于讲真话,胆 气可嘉。“为感君王辗转思,遂教方士殷勤觅。”传说法善曾作法邀请玄宗游览月宫,享受天宫仙乐美妙,更加浪漫的是安排皇上在霓裳羽衣曲的伴奏下与天仙杨贵妃的见面,满足了玄宗的相思之苦,促成其旧梦重圆。

  由于法善功绩卓著,皇上授予他银青光禄大夫,鸿胪卿,越国公,景龙观主。祖父叶国重,弘道有功,谥有道先生;父亲慧明荫封歙州刺史,赐号淳和。另外,他还委托处州刺史、书法家李邕为其祖父撰《追魂碑》,又名 《丁丁碑》。唐开元五年(717),相传叶真人请李邕为其祖父作碑文。邕不许。法善乃作法夜招邕魂作书,由于时间未掌握好,鸡鸣梦醒,至丁字下数点而止。法善刻毕,持墨本致谢,邕惊说:“我以为是梦,原来是真的。”同年,邕又为法善父撰《叶慧明神道碑》。二碑皆为行楷碑刻。可惜碑石已佚。武义所存者,乃为重刻。

  法善无疾而终,羽化成仙了,享年105岁。据传当时所居庭院异香芳郁,仙乐缤纷。大师生前请求皇帝允许他归葬故乡。皇上恩准。墓址在今丽水市境内。叶天师临终时还遗诗三首:

  昔在禹余天,还依太上家。

  忝以掌仙录,去来乘烟霞。

  暂下宛利城,渺然思金华。

  自此非久住,云上登香车。

  适向人世间,时复济苍生。

  度人初行满,辅国亦功成。

  但念清微乐,维忻下界荣。

  门人好住此,翛然云上征。

  退仙时此地,去俗久为荣。

  今日登云天,归真游上清。

  泥丸空示世,腾举不为名。

  为报学仙者,知余朝玉京。

  唐玄宗李隆基作《叶尊师碑记》悼念法善,并作《步虚词》:

  清溪道士人不识,上天下天鹤一只。

  洞门深锁碧寒窗,滴露研朱点周易。

  法善有双铜印遗世,俗称“天师印”,被奉为驱魔之宝。印文一为“南阳开国”,一为“道经师宝”。此二印原存松阳玉岩,“文革”期间散失。旧松阳县志里仍留有二印鉴。

 

 
 

 
 
标签: 叶天师

引用地址:

 

发布留言

 

Links: BaiDu | GooGle | BING | webQQ | iFeng | SkyCN | 360 | TuDou | PcOnLine | Wikipedia | GuoXue | PKU | eshukan | ZGwww | ...